雲燄

就是個神經病 文渣錯字多 灣娘人
藥研我男神!粟田口全員天使!!

﹝刀剑乱舞﹞那个热烈讨论的活击

※自我流吐槽

※各位好久不见的云审神者

※咱们补进度从活击第一集开始

※没什么重点,估计就是浪费人生系列

※先说好,我没有特别喜欢这个审神者喔


-----------------------------------------


「喔,听说前阵子某位本丸的同僚接受政府的邀请,把他家本丸的故事拍成影片了」

虽然云向来是跟大家一起看公告的,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在自己口头上转述一次,但还是拿着光碟的云还是意思意思前情提要一下「所以──现在要来看这家审神者的影片」

「这个关联性...?」歌仙疑惑的提问,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道「啥、不觉得看看人家本丸怎么运作得很不错吗,可以改...

[刀剑乱舞/葯厚]6/28

嘘,只打一个tag 压底线给我们的国宝大人来一段告白


——————————


药研藤四郎和本丸多数的同伴们有着不可磨灭的时光差

这点其实算不了什么,毕竟刀剑本来就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就像药研曾经不相信自己以及那名震天下的第六天魔王就这么陨落了,顺便造成了日后旧事的沉迷酒精

这也同时让药研过了很久很久,直到夏初的时候,伴随着蝉鸣从自家刀派中的小叔叔肩上的供狐口中听到。原来兄弟已经成为国宝了


国宝。一国之宝,这对于出生于战场成长于战场的刀剑来说到底算不算好事。当时药研没什么时间心力想这件事情,因为他还要应付着拖着骨喰还有后藤也在那边大肆宣扬的鲶尾,在顺口调侃一下与厚并列为国宝的...

﹝刀剑乱舞/药厚﹞下雨

    大家好!!听说我失踪了很久对吧!!((不(。

    甚至怀疑这个圈已经没人认识我了,那就安静当个小透明吧(??


    前阵子下雨下的天荒地老的。于是按搓搓码了篇,又被某个大佬槽说三百字只能叫段子,于是加码之后莫名其妙就成了这样(?


    两篇可以单独看或是一起看,个人是觉得因该都可以...吧?

    那么、错字、自我解析、ooc接有,什么都好就请往下


----...

立個flag好了


要是我明天能活著回來 我就碼篇審神者帶著近侍(藥研)去找碧藍航線的艦娘們

是的還是雲。是的我去玩碧藍航線了。


「藥總你聽我解釋我前幾天都沒回去不是我不要你們了而是狐之助的鍋啊!!??」


說起來偷偷問句是不是只有秘書艦才會加好感阿...全艦娘只有標槍對我的態度是友好_(;3

沒梗 沒動力 不想更新((鹹魚貴妃躺

明示一下暗示一下有沒有人要來找我聊天阿(。

[刀剑乱舞/药研藤四郎]写し

    「药研⋯良光⋯⋯吗?」熟悉的名字在舌尖上硬生生的打了一个结,绕了个弯之后接上自己并不熟悉的刀匠之名。审神者杵着头,看着眼前发着光的萤幕

    刚刚获知这则消息时云是激动的跳起来的,但是一时间的冲动过后云停了下来,细细的打量这把新出世的短刀

    以药研通吉光之型,在睽违四百多年后的今日被一名刀匠打造出来。作为已经与付丧神结缘两年多的审神者,云自然是可以看到付丧神被照片捕捉下来的模糊身影,若是在本丸拍摄的照片更是可以清楚的拍下他们的身影,宛如与她无异的人类...


[刀剑乱舞/药厚]练习

    学园paro,社团设定来自ばなな太太。这位太太真的特别好,你们快去看看他

    错字加上私设,这是一个没啥味道的⋯糖吧我猜?


——————————————————————


    强烈的日光把整个校园晒的炎热,再加上汗水的蒸发,让空气都变得湿闷黏腻

    厚难受的把领带扯下来,把已经有些吸到汗水的布料塞到背包里,解开了最上头的扣子,像炙热的天气屈服

    这时候自己...

[刀剑乱舞/药审]结发

各位好——!我还活着喔(

其实这段时间我很勤劳的,真的,相信我,我产了很多药审

但是对戏所以都没放上来()这次终于整理完一篇发上来(骗更)了!

最后艾特一下  @阿鸠  给阿鸠桑比哈特!


——————————————————


夜晚时分,药研独自一人坐在房里整理着新派发的文件,想起来云好像是在浴室,于是开始自己慢慢消化文件上的内容以便告诉云政府新的任务,这时候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大将,洗好了?」

「嗯—嗯?」把毛巾披在肩上慢慢的擦拭着,看到人手上的纸张眨了眨眼,云一边走近一边随口问着「那是什么,狐之助来过一趟了吗」

「嗯,我还没...

[刀劍亂舞/藥厚]可可

花了一个月还没写完药审的情人节贺文⋯果然是我的问题吧(。

最近为了考试要长弧,没意外可能偶尔小小更新,看我考完之后刀剑圈变得怎么样啦

不过我是不会离开我家小天使们的(抱紧所有刀郎(。

那么,老规矩,ooc、错字、小学生文笔。怎么样都可以请往下

——————————————————————————————————

    身为一个大家族的一份子,总有一些不方便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晚餐过后几乎是例行的聊天,今日次郎和日本号兴致高昂的趁审神者不再的时候拿出酒瓶,说着大概连他们自己都听不懂的醉言嚷着要...

我太激動了,我我我⋯我大概情緒管理不太好(癱死

各位不要輕易聽信我說什麼⋯總之我回來了,該填的還是會填的(除了那個求一期哥心裡陰影面積(ry

1 / 7

© 雲燄 | Powered by LOFTER